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《中元节》。

大厦保安们都挺郁闷。

安防系统示警,发现27层有疑似闯入者,他们立刻出动了30多人前往处置,关闭了整栋楼的出入口,以防对方还有同伙隐藏在其他楼层。

可长着络腮胡的安保队长看了监控,直接把值班员扇了个趔趄:“就这?”

监控中,只剩下上半身的赵盘晃动腰肢,脑袋一探一探,像个乌龟一样“呱哒呱哒”在走廊里溜达。

他沉浸在成功越狱的兴奋中,正四处寻找卫生间。

一般卫生间旁边是保洁站,那些“智力低下”的保洁机器人很好糊弄,如果他泄露点机油,说不定保洁机器人会把他当做垃圾送走……

他想得很美,可现实很快打了脸,保安队长带着一众手下出现了,黑着脸蹲在他面前:“这么晚了,你想去哪?”

赵盘皱了眉头,知道自己的“完美”逃亡失败了,只能壮着胆子呼喝:“去找你啊!你们就这样把老子丢进了仓库,是不是也太看不起人了?”

保安队长略微尴尬地看看周围,那白天负责处置赵盘的保安委屈挠头:“这不赖我啊,安防手册上说的,拆了再生人的双手双腿,比绑住它还好用……”

赵盘腰板一挺,身子居然还能离地跳起十厘米高,冲着那人发火:“你个二货,手册没告诉你丢仓库之前要挂根充电线吗?老子要是不跑出来,就要活活饿死了!”

听了他的诉求,那边保安队长扫描了赵盘的信息概况,发现确实只剩下14%的电量。

他一只手握住赵盘的脖子,随便拎着走向电梯,至少30千克的重量在他手里轻若无物。

赵盘仰着头,有一种快被人掐死的感觉:“喂喂,能不能好好搬?老子不要面子啊!”

“你闭嘴!”

对方没给他好脸色,还拿他往墙上磕碰了几下。

进了保安队的房间,把赵盘往无线充电设备旁边一丢,他就回去睡觉了。

对了,这次他拿了跟绳子,把赵盘栓在了水龙头上。

绳套绑在赵盘的脖子上,这让他感到很屈辱,破口大骂了好一会儿,直到对方甩过来一句话:“你闹吧,闹得越凶越好,最好把所有人都招来,让大家看看你狗一样的尊容!”

这句话还挺管用,赵盘缩到了桌子下面,安安静静地充电去了。

当然,他脑子里还是琢磨着怎么才能偷跑出去。

天亮的时候,珍妮向保安队长要人,得知昨夜整出这么个幺蛾子,她笑了:“这个赵盘真是奇葩!把他送到总裁办公室来吧,我们要和他聊聊。”

抛开偏见和固执,总裁和赵盘做了一次深入交谈。先用死亡威胁他:“胆敢当众行刺,信不信我立刻弄死你?”

“要死早就死了!”赵盘心里跟明镜似的,满不在乎地仰着头,像一只高傲的公鸡:“废什么话啊,你有什么企图?”

总裁眉头皱起来了,这个小子太嚣张了,他忍不住飞起一脚,把赵盘踹了个跟头。

赵盘没有疼痛没有屈辱,却带了一分惊喜九分懊恼。

他发现自己还有机会绝地反击,那就是等总裁下一次踢打自己的时候放电,狠狠电死丫的。

所以,他开始期待总裁蹂躏自己,最好是扑上来,骑在身上……

遗憾的是,总裁虽然已经结束了直接对抗,但绝对算不上什么盟友,但韩兼非知道,陈明远会真的会重视。

“没有什么新消息,”陈明远注意到韩兼非的目光,清了清嗓子,开口道,“我把赫尔曼和周围三个行星圈所有有人生活的地方翻了个底朝天,没有任何异常。”

“我的人也在寻找,”韩兼非说,“但我今天不是说这件事,总理先生想要的证据,我想我应该有一些,所以,这次我是希望邀请两位到一个能够看到直接证据的地方,实地看一下。”

陈明远的眉毛挑了挑。

六年前的菱湖卫星,他的舰队一直在大气层外,没有得到那些敌人的具体资料,但从亲历者翟六的描述中,也能大概对那种敌人有一个初步的了解。

可是看韩兼非的话,除了那些所谓的幻象,他应该还有更多有价值的情报。

“实地考察?”汉威总理有些意外,“你找到你说的那个威胁爆发的地点了?”

“没有,”韩兼非摇摇头,“在菱湖卫星那件事之后,我得到了一些样本,在那之后,我这边一直有一个独立团队在完全隔绝的区域对那些样本进行研究,现在,应该有一些结果了。”

他的声音不大,经过超远距离通信的传输后,似乎还有些失真,但对陈明远和汉威总理来说,这句话却不啻于在他们耳边引爆了一枚重磅炸弹。

汉威先生几乎没有端住刚刚拿起的杯子,让那些昂贵的咖啡直接洒到他体面的西服上,陈明远则直接站了起来。

“没错,”看到两人有些失态的表现,韩兼非说,“我知道这件事非常危险,但为了能够战胜那些敌人,我必须冒险对他们进行更多了解,才能找到可能胜利的方法。”

“你……”陈明远率先冷静下来,开始消化这个重磅炸弹带来的巨大信息量。

韩兼非这句话看似轻描淡写,但至少说明了三个问题。

首先,他的实力,远远不止新罗松一个行政星所表现出的那些,不管是白山分裂后跟随他离开的人,还是后来在新罗松建立起的所谓格兰特集团,都不是他真正的底牌。

其次,他对那种硅基敌人的了解,要深入得多。

最后,如果这种情报都可以分享出来,说明事情可能会比他估计得要严重得多,至少以韩兼非所表现出和隐藏起来的实力,都没有任何一丝胜利的可能。

当然,还有一种虽然很小,但不得不注意的可能性,就是韩兼非打算利用这个诱饵,把自己和联盟总理一网打尽。

但这种可能性不会太大,他很了解韩兼非,这个人并没有什么野心,否则不会直接拒绝自己让他来做大一统联盟皇帝的价码。

“在哪里?”在飞速考虑到所有可能后,陈明远直接问道,“我会去。”

“如果那种敌人真的像你说的那样,你这就是在玩火,韩先生。”汉威总理简单清理了一下衣服上的咖啡渍,“虽然还是不相信你的说法,但我会派一名代表去你说的地方看看,再决定联盟应该如何处理这件事。”

“在泽塔(ζ)行星圈的一个秘密地点,我希望你们多带些舰队来,”韩兼非说,“任何能够展示给你们看的东西,都是极度危险的,我可能在冒巨大的风险来打开一个潘多拉盒子,一旦情况失控,我们可能要再做一次在黄杨镇做过的事情。”

天璋曰:“民饥如是,必俟得请而后赈这兄妹两人死了之后,还要找个人来陪

如一柄利剑,笔直刺向天穹的高峰,通体灰白,不生草木。

此峰,在群山之间独树一帜,比别的山峰明显高出一大截。

山顶平整光滑,没修建宫殿楼宇,仔细看来,散落着不少锈迹斑斑的精铁,有精心打磨后,碎裂的石块。

看了一下,虞 我为拯救众生而生,而我的儿子却是灭世的魔王,那我应该怎么做呢?

  毁灭不是一个人真正的想法,产生毁灭的想法都是情绪在左右,他的人生从出生就决定,所以,避免这种存在,我决定给他一个自由的家!

  一个可以永远待下去的家,一个......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《中元节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+

爱得极致

大傻

爱得极致

陌上人如玉

爱得极致

劲恭1990

爱得极致

箫狸

爱得极致

沈石溪

爱得极致

默陌书